2012中国云计算峰会
专题首页
 
2012中国云计算峰会 >> 现场报道 >> 正文
IEEE院士张良杰:中国需要协同制定云计算蓝图
发布时间:2012-12-18作者:信息来源:网易科技

网易科技讯 9月7日消息,IEEE院士、IEEE国际云计算大会指导委员会主席张良杰博士在“2012中国云计算峰会”上接受了媒体的专访,张良杰表示,中国在制定云计算标准方面缺乏协同创新,产业链的伙伴不体乐于分享自己的经验和有优势的地方,这导致了中国很多产业链上的厂商不是开放的,进而导致协同创新标准化制定很慢。

张良杰建议,中国在制定云计算标准时,需要一个蓝图,这蓝图就是需要有更多的厂商在一起确定一个公认的参考架构,在确定共识后,业内企业要协同推动标准的制定。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刚才大家听了张博士的演讲,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沟通开始的。

记者:对于云计算的标准争论还是挺多的,认为没有标准阻碍云计算,公众云的发展,你如何看待国内对云计算的争论,我们中国的标准是不是可以借鉴国外的经验?

张良杰:你刚才说到国内很多的公司或者是同事谈到,对国内云计算的标准有很多不同的争议。谈标准不是一年两年,几乎每一次快会专家都会谈到这个问题,最终落地到底是谁来牵头做这个标准,有哪些厂商进来做这个标准,组织工作上不到位。我们国内有做标准的组织,他们需要从像我刚才讲到实际上云计算它本身是有自己的一个参考的架构,或者也自己大致的一些核心元素,不是说完全以厂商的这样一个出发点为基础来打造国内的标准。而是应该有更多的厂商再在一起根据大家公认的参考架构,云计算参考架构指大家都认可有一张蓝图存在,谁都不知道这个蓝图当中谁来实现哪一块,或者谁完全实现所有的蓝图,可能五个厂商实现一小块,另外的实现另一小块,有一个蓝图的共识。有了共识大家协同推动这个标准的制定。我觉得我们目前国家在云计算标准方面缺乏协同创新。我们在国家很多政府的项目,政府资助的课题当中,产业链上的伙伴一起打造标准,产业链的伙伴不体乐于他现在分享掌握的某一点点比别人也优势的地方,导致了中国很多产业链上的厂商不是体开放,导致协同创新标准化制定很慢,我们国内在SOA云计算准做的比较成功的例子。

记者:国外的厂商乐意分享吗?

张良杰:国外厂商是非常乐意分享的,他们尽管在很多场合是竞争对手,但是做一些比方说外部的服务和SOA这样的领域,做行业准的时候,往往他们会合作起来,协同的来做这个标准。所以这个在国外也非常多的例子,推动标准化的发展,国内标准化创新的氛围需要好好建设。

记者:政府扮演的角色跟外国也什么不同,有没有可以借鉴的?

张良杰:实际上像美国的政府,是不会介入标准的制定的。因为像美国SSO的标准,因为SSO需要一个国家,以国家名义参与的。在美国有一个自发形成的,一个国家信息化标准的咨询小组,这个咨询小组全都是业大公司,或者在这个领域感兴趣的自愿者组合,这个团体里面并不是以公司的大小确定,谁在里面占有一席地位,美国强调说只要你是美国的公民,或者是美国的一家公司,你就有权利参与大标准制定过去去。很过IBM这样的大公司,平起平坐有很多小公司。在国内不一样,国内把标准化这样组织这样工作设定一定的门槛,并且需要一定级别可以进入,这样的话就会导致相当于有时间的人没办法贡献,没时间的人挂着名产不出结果。引导作用不是组织作用。

记者:最近大数据话题比较热,你认为大数据的未来发展趋势是怎么样,和云计算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张良杰:大数据美国总统奥巴马把它列入美国的创新型战略以后,在全世界成为一个热点的话题,以前大家叫海量数据,海量数据指得是说分布在各个不同方的数据,这些数据业各类消费者创造的。现在大数据这个领域,指某一个特定领域一种特定场景下的数据量比较大的这样一种场景,叫做大数据。大数据的发展方向我觉得一定是应用驱动。你在讲一个大数据概念的时候,一定要讲到这个大数据是发生在哪种业务场景下面。比方说我举个例子任何一家公司也一点历史,有十年二十年历史的公司,它往往做一件事情,我想看到我去年的业务情况,同期比一下,五年前十年前,有的想比到我五年前二十年前的同一天,或者同一个月我业绩对照情况怎么样,我能力资源部署情况怎么样。像用到企业里面人力资源数据挖掘或者说数据分析领域的时候,企业里面的HR,人力资源的数据就变成了一个大数据,因为它是积累了二十年三十年的数据,并且在三十年的过程当中有多少人在你公司面试,每一次面试结果怎么样,HR这样一个场景说明大数据发展一定是在特定场景下面大数据分析,否则的话没有意义。

另外一个就是垂直行业,HR是这样一种水平领域,垂直行业比方说在咱们搞得比较多IPAD这样的产业,它是消费电子类这样一个特定行业,这个特定行业里面元器件成本成长的趋势,或者说速度,或者说内存的成本情况怎么样,我也想找到二十年前三十年前的数据做一下分析,预测今后几年发展的趋势怎么样,符不符合摩尔定律,这些完全在特定垂直领域里面收集大量的数据。中国大家看得很清楚,我很有感触,我回国两年多我明显感觉到,国内创新的激情热情都很高,但是大家都沉不下心来,大家都觉得我今天做完,明天想看到结果,导致于很多人浮躁,这个大数据领域特别需要不浮躁的人去做,因为它需要挖掘历史的数据,对它进行分析,分析完以后才能预测未来,大数据一定要靠特定领域特定行业发展才有意义。

它跟云计算有什么关系?云计算里面有应用,因为云计算这个时代,越来越会走向我们以前PC时代,基础设施部分全世界每一家公司都会做。但是你可以看看像这一些云计算里面发展趋势,从硬件的角度来看,会逐渐的标准化,在云计算这个领域唯一引领它有高价值创造领域就是应用驱动,一定要有应用驱动整个云计算的发展,每一个应用都会带有现在的数据,历史的数据,以及和其他相关联的数据,这些数据随着应用的增加,越来越多人开发利用,应用会越来越多,每一个应用自己的数据,它的数据和它相关联的数据进行互动,这样的话形成一个某一个特定领域特定行业里面的大数据,云计算实际上催生了更多应用的产生。因为它经常把全世界只要会写程序的人都当做应用开发者,为它创造应用,有云计算才有了应用的普及,合乎应用的指数增长,有了应用指数增长,应用里面的数据,以及相关数据的整合,就为大数据带来了所谓的生长的空间。

从另外一个方面大数据分析有自己的技术,这些技术的发展返回来我们云计算整个基础设施的建设,平台的要求提出不一样的反馈,然后修正我们云计算整个平台性能速度处理能力改进方面,实际上云计算和大数据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

记者:在处理大数据的情况下,有一个前提,因为我看了一篇文章,你先确定大数据拥有者,谁的数据得先解决这个问题?

张良杰:不仅确认谁的数据,还要确认这个数据可信吗,所以我最后强调打造可信的供应链体系,美国政府一直很关注的问题,现在华威也加入到全球可信供应链认证体系这样一个标准当中。国际上可信的标准是什么样子。

记者:目前国内的厂商有没有积极跟进国际云计算的标准,或者类似这样的标准,我记得华威也在做?

张良杰:华威通讯领域做的非常积极,像金蝶主要是企业的应用,企业架构,云计算架构这个领域做了比较多的工作。推进整个云计算国际标准的制定,但是我们国内的很多做得比较好的互联网公司,他们在国际标准的跟进上我觉得力度不够大。他们参加了W3C但是里面的贡献不够多,第二个他参加了,有几个很松散的标准化的组织。我觉得有些标准化的组织往往为了聚人气,并没有标准化的文档标准化的产品出现。能够真正在产生标准的组织里面去贡献。比方说开放群组,W3C,IEEE,这三个组织产生标准可以有特殊快速的通道,可以放在SSO的一个标准,只是把这个标准推荐给SSO,SSO经过讨论以后贴上一个标签,国内公司应该跟进能够具备标准化打造能力的,或者有这种声誉标准化的组织里面去贡献。不是见到谁来邀请你,只要名字好听就参加,这往往会得不偿失。

记者:你说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我想百度、盛大、巨人、阿里这类公司吗?

张良杰:是。

记者:你有没有研究一下他们为什么稍微慢一点,或者没有什么兴趣?

张良杰:因为它本身在核心创新技术方面不够,你可以看到他们以国外某个原形模仿,他们创新有待提高,他们现在加大研发的力度,因为它的核心技术没有研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觉得参与一个标准化的组织,第一找不到门路,第二没有以前的渠道进去比较难,他们应该努力的探索这条路。

记者:他有没有依靠中国市场,这种市场规模换取获得这个技术的机会?

张良杰:这个都是有可能的。

记者:如果它没有国际化,目前它在中国市场有更大的份额?

张良杰:他们也可以参加,你在中国占有率很高的企业不可以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你可以,只是说这样的公司需要有这样的心态,需要有专门的团队做标准,美国的大公司都有专门的标准化的团队,他们会在各个他们所关注的标准化里面,去参加他们的会议,去听取他们对最近行业的理解,还有标准的草稿,以及他们在标准方面贡献,他们往往会跟进。我们中国的公司需要调整心态,然后去专门组建这样专业化的标准化的,这种参与或者说工作的团队,这样的话我想我们中国一定会在国际上有越来越多的话语权。咱们中国领导常常说,我们除了电话网我们可以自己控制,互联网我们没有一点控制权,我们的物联网想打造电话网这样的机制,我们不能打造得了,因为它也是依赖于互联网的。我们在核心技术突破,标准化制定有前瞻性的部署。

记者:标准化团队专门做这个事情,国外的公司在这投入占到他们多大的一个比例?

张良杰:这个数字不太好说,不是很清楚,但是据我所知,我所见到的团队,十来个人就可以把几乎国际上很著名的大的组织都可以囊括到,一个人可以负责三个组织,像我自己就是开放群组,专门做组织架构标准的董事会成员,我有四次会去参加他们的活动,跟他们沟通。那边CEO里我们这,他感觉到我们中国公司有实力,让他们感觉到这个实力一切得好办,所有的工作协同创新,讲究一点就是互信,产生相互之间信赖,我觉得一切事情得比较好做。

记者:就是一个心态上的问题,不是说没有实力去做?

张良杰:对,很多互联网公司市场份额很大,他应该有足够的资金,在这个情况下他们定位要看更远更高一点。

记者:我想了解国内这种,2006年云计算被提出以后,包括会议,包括关注度,厂商的炒作度,经历的将近6年,到现在2012年,您现在怎么看待国内这种云计算目前发展的现状?第二目前您觉得企业用户包括我们CEO他会问我们什么是云计算,我们企业里面推广云计算的时候,它会面临2012年,或者未来它会面临哪些问题或者现状和挑战?

张良杰:第一个问题你提到是说怎么看待中国这几年来云计算的发展,实际上我觉得中国的这几年,特别是最近几年来,在云计算的推动上,有几股力量,第一个股力量是比较大的,应该来讲是政府的力量。我觉得政府的力量很伟大,为什么这么说?在印度这个国家,就是印度的整个国家或者政府本身没有钱,印度每个人身上都有钱,印度的路交通很小很狭,脏乱差,就是因为政府没有钱治理这些事情,政府没有权利治理这样的事情。中国的环境完全不一样,因为中国有政府的领导,全国各地除了有云计算示范基地,示范城市之外,还有几乎所有的创新基地,产业园都在建云计算基地,还有很多的城市,比如说重庆想打造云计算示范城市,示范基地等等。我觉得政府的这一股推动力量,我觉得从正面上来看是非常了不起的正能量,带动了中国公司对云计算本身这个产业的信心,否则中国的这些公司会认为旧品准新旧这样一个概念,企业进入云市场左看右看拿不定主意,这是政府的细粮。

第二股力量是中国领导型的产业,包括消费类互联网,企业用户类的企业,这两类起到了非常好的推动作用。我今天讲大百度云、阿里云,还有就是盛大也有自己的云,还有腾讯等等,腾讯也是刚把它的云平台自己战略里发布,这些互联网的公司意识到了云计算的力量,推动他们自己商业模式的改变。时光回转到前一两年的时候你看看,没有一家互联网愿意把云平台开放出来,几乎没有,现在不一样,所有互联网公司意识到不走开放之路,一定没有更多的空间,他们利用云平台人他们业务开放化,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企业的引导厂商,金蝶,国外的厂商也是云计算应用,或者软件作为一种服务的全球领导型的厂商,就是因为他们打造了这么好的模式,让真正企业用户得到好处,导致中国企业信息化提供商都在朝这方面努力。像我们金蝶,我们除了能够,我想到我进来公司两年以前的时候,我审批一个流程,要随身带着计算机和电脑,我到美国就没法做了,因为它的VP做的不够好,现在我可以用我Ipad或者我是手机,我走到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审批我同事的流程,现在是什么状况都可以看得见。我们叫做游牧式的工作方式。

就说企业的CIO为什么关注云计算,他需要把这样一些业务价值讲给他的CEO听,你到哪里不用背电脑,拿一个手机或者Ipad就可以做PPT和现场的演示,我在以前很多会议上我都拿到IPAD做用ipad我就可以做流程,我看我客户有哪些人在附近,都可以在手机ipad上完成。你要把这样一些价值带给他们,另外一个就是企业应用,也走向社交化,我们看到的以前FaceBook传到中国就变成了新浪微博,你有出名的欲望,想让人家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就上新浪微博。企业这个领域你可以告诉你的老板,你作为上万人员工的老板,你要听到你下面员工想什么,极其困难,你如果有企业空间,我提的新的理念你们认可吗,马上有上百个人上千个人给他恢复,这个没有时代感,或者缺少一线的实践,有很多反馈回来,这样可以通过企业社交网络,打造一种扁平沟通的渠道。不管做战略的制定,文化的宣导的时候都会变得非常容易。你公司遇到困难,你要把正能量传递给所有员工,最简单办法你跟他有一个直接沟通的渠道。

像这种情况云计算出现以后导致于我们企业里面不管是原来我们所说企业里面流程审批,移动化,并且是触手可及,同时也让你交流变得扁平化,因为你有社交网络技术。同时还可以让你这种,以前你说我要支撑20万人同时在线,你需要买多少台服务器,投资两三百万,现在不用了,现在可能花一个10万块钱,我租一个我们国内云服务提供商提供服务,比如说电信,10万块钱就可以搞定,固定资本的投入就会大大减少,想要投入通过一种服务像用电用水获得,从业务价值创造的角度,让公司领导知道,现在云计算这个时代改变了以前大家的工作方式。一旦他觉得工作方式改变之后结果,大家人心都向上,办事效率极大的提升,我休假两个礼拜不回来,我没办法处理我同事的工作流程,我现在随时随地可以解决,办事的效率没有办法衡量,有时候倍数难说明问题,根据你本身奇数的少算你效率的提升。

还有一个例子我在我PPT当中提到了,我没有讲出来,法国有一家电视台公司,它为了把它三万电视节目做一个拷贝,他用他机房处理,光电费就比他在亚马逊上买这个软件设施的钱,很多硬件成本上面的节省,也是需要企业管理者需要知道的,导致的结果企业的老板需要企业的CIO一定有一种全新信息化的理念,一定压借助云计算社交网络这样的技术,支撑他公司战略的落地实施,有效快速的,或者是低成本的实施,这样的话,我觉得这些CEO还会比较满意,这是第二方面的推动力。

第三方面是我们研究机构,我们有这么多政府的研究机构,计世资讯的研究,我们各大院校科研院所的研究,他们扮演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我觉得三个方面的推动力,一个是政府,一个是领导型企业,第三个就是产学研用里面的研究人员,他们也贡献了很大的推动力。

主持人:谢谢张博士,谢谢各位媒体,今天我们时间比较有限,大家有没有最后一个问题。

记者:目前你刚才提到了这几点,我会认为这是对用户的一个,像2006年云计算用户意识上这方面有一定阻碍,你觉得未来2012年以后,意识上CEO关注到这方面,对于我们CIO2012年我们怎么做一个切入点,面临哪些挑战?

张良杰:我觉得CIO,现在的CIO一定不再仅仅只是信息系统的主管者,他一定要是业务的精通者,以前我们CIO往往角色我利用一个信息系统来帮助你支撑你的业务发展,起支撑角色。他首先做角色的转型,他一定要从信息系统支撑者变为业务创新的参与者。因为你要知道现在很多的这种新的信息技术,刚才我举到的这些例子,比如说移动工作流,社交网络技术,等等,如果我们这样一些好的云计算平台技术,我们要想办法依据它设计新的商业模式,或者设计出新的商业理念,告诉我们企业管理层,你们用这种方式做这件事可能更好。人力资源是公司业务部门,管理整个公司的人力资源。这种人力资源的管理往往说实在以前就是传统的那些,入职大离职的管理,我如果利用我云计算移动平台,我培训成本可以降低10倍100倍,让他们办事效率提升100倍,这样新的模式,或者做一些流程出来,这些流程供业务型的领导采用,人他们知道这些新的流程帮助他有新业务模式的创新,CIO利用他自己的知识,引导业务设计,从信息技术支撑者,一定要变成具体业务的参与者,创新者,这是一个最重要的改变,也是我们所有CIO在2012年要做的事情。